文章故事
首頁 | 愛情文章 | 親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隨筆 | 校園文章 | 經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勵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記 | 英語文章 | 會員中心
當前位置:文章故事>原創文章>生活>文章內容 經典美文欣賞

不再養狗

作者:江魚 來源:文章閱讀網 時間:2020-05-16 16:45 閱讀:

  文/江魚

   小時候,母親帶我去對面的村莊串門,有一位與母親要好的阿姨家,養了一只兇惡的大母狗,聽大人們講,那只母狗看門特別厲害,如果沒有狗主人的允許,誰也別想踏進他家半步。但奇怪的是我一點也不怕那只惡狗,那狗也好像讀懂了我的善意。其他小伙伴看到那狗唯恐避之不及,而我怎么碰它逗它玩,它除了對我搖頭擺尾,從不露出傷害我的兇樣。阿姨很奇怪地對老媽說:看你那兒子那么喜歡狗,等這批狗仔生出來,送他一只拿去養吧。我聽了,還沒等老媽回應,就拍著手歪著腦袋望著阿姨道:當真?阿姨笑我一本正經的樣子道:阿姨說話算數的。

   從那以后,我幾乎天天問老媽:阿姨家的小狗生出來沒有?問得老媽煩不勝煩,老媽生氣了:天天問這個事,要是小狗能養了,阿姨自己會叫你去捉狗仔的。就在我差不多快忘記養小狗的事,有一天中午,阿姨在對面村子捎口信叫我去她家捉狗仔。我高興得一路小跑到阿姨家門口,雙手接過狗仔,小心翼翼的揣進我的衣兜,又一路連蹦帶跳的跑回家。等我氣喘吁吁的跑到家門口,弟弟早已守候在那里,他見我兩手空空的,忙問:三哥,小狗仔呢?老媽也驚詫的看著我,我指了指衣兜,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小狗仔從衣兜里順出來,老媽見這只比老鼠大不了多少的小狗仔,非常失望的用手撥拉了小狗幾下道:拿去扔掉吧,這么弱小怕是沒足月,養不活的。我和弟弟堅決不肯扔掉。

   晚上我們喂了小狗仔一點面湯,小狗仔吃得很費力,但就是沒吃進去多少。我和弟弟找來一個紙箱,放了一些枯草墊底,再往上鋪了一些棉花,算做小狗仔的窩了。我想,這樣小狗仔應該不會感覺冷了吧。

   可是,不知怎么的,我們才躺上床一會兒,小狗仔就哭鬧起來了,吵得老爸下命令:趕快把那鬼東西拿出去丟掉!我知道老爸的脾氣,他是認真的。我和弟弟趕緊爬起來,弟弟抱起小狗,小狗狗馬上就停止哭鬧了。后來,我和弟弟干脆把小狗抱進被窩一起睡到天亮。小狗仔因為不足月,根本吃不了普通的飯菜,連吃面湯和稀飯都經常卡住。好在那時弟弟尚幼,大人們會為他熬米糊。每次熬米糊時,我就悄悄跟弟弟交涉,要他叫老媽多熬點兒米糊。我和弟弟約定,喂小狗米糊的事絕對不能讓爸媽知道了。其實,老媽多少是知道我們喂小狗米糊的事,倒是老爸我們瞞得很緊,老爸只是覺得最近怎么弟弟吃米糊那么多。一次他跟老媽聊天時說:你那小兒子可能要長個子了,看他吃米糊越來越多。老媽笑笑不回答。

   就這樣,小狗仔陪伴我和弟弟的童年快樂成長著。那小家伙也挺爭氣的,從來不把屎尿拉在床上,即使是晚上要便便,它也會用舌頭舔醒我或者弟弟,并“嗚嗚"的叫,于是,我們放它到床下,它拉完后又跑到床下“嗚嗚”的叫,我們再抱它上床。等小狗狗長到能四處亂跑后,我們就不再讓它睡我們的床了。它很機靈很聽話,就是毛色灰不溜秋的,我們就給他取名叫灰寶兒。

   到后來我們才知道,灰寶兒來我們家時才出生十七天,它們的狗媽媽就被別人毒死了,除了灰寶兒被我們養活,其余小狗仔因為無人領養,又吃不下去飯菜而相繼夭折。

   在那個年代的農村,一個家庭除了需要養一只看家的狗外,根本沒有余糧來養多余的狗,但事情往往節外生枝。

   一天中午放學后,我和幾個小伙伴去供銷社后面的水池去玩水,看到我們街上的小霸王藍大漢(街上的混名)正提著一只小白狗溺水,小白狗被嗆得叫不出聲了,肚子喝水喝得圓鼓鼓的。我立即大喝一聲:住手!你干嘛要把小狗淹死?藍大漢也認識我,曾經與他交過手,他也見識過我的勇氣。他瞟我一眼到:這狗是我那鄰居養的,那鄰居太可恨了,我就是要把他養的小狗淹死。說完,他又準備把小白狗往水里淹。我趕緊阻止他道:要不這樣好不好,反正你是讓你鄰居養不成狗吧?要不把小狗送我,我把它帶到我家去養,怎么樣?藍大漢想了想道:不要讓我再見到這只狗,要是它回到那鄰居家,我一樣要弄死它,還要找你好看。我趕緊從他手里搶過小白狗,拍著胸脯道:一言為定!

   奄奄一息的小白狗在我的手里痛苦地嗚咽著,我提著小白狗的兩后腿倒立著,用手拍打著它的背部,只一會兒就吐了好幾口水出來。我繼續拍打小白狗的背,小心翼翼的抒著它的肚子,折騰了好久,總算把小白狗肺里和肚子里的水排差不多了。可是,當我放它到地上時,小白狗還是像喝醉酒似的,東倒西歪走不穩路。

   咳,這只可憐的小白狗救是救下來了,但送給誰養呢?小伙伴們個個搖頭又擺手,如果丟掉肯定死路一條。好事做到底吧,我硬著頭皮把小白狗抱回家里。

   萬幸,那天老爸外出做手藝沒在家,老媽只是吵吵幾句就讓小白狗留宿家里了,老媽比較疼我,一般來說,如果我一定要堅持的事,她就根本拿我沒辦法。

   小白狗剛到我家里時經常受灰寶兒欺負,灰寶兒比小白狗個子高大許多。我和弟弟經常背著家人,悄悄拿東西給小白狗吃,我們把小白狗取名叫白二。最反對我們養白二的還是父親,父親主要考慮的是一大家子的口糧問題尚難有著落,無故又多了一條蹭糧食的狗。有一次父親甚至都拎著白二去很遠的地方丟掉過,但被我和弟弟順著丟白二的路給找回來了。幾次三番后,父親輸給了我和弟弟的堅持。

   就這樣,灰寶兒和白二在我家一天天長大,白二來我家大概一年后,個子大過灰寶兒了。白二除了鼻子紅粉紅粉的,它渾身雪白,沒有一根雜毛,而灰寶兒沒什么特點,個頭也比白二矮小一些。

   但灰寶兒還是比白二兇,如果不是我和弟弟人為干預,白二很難吃到幾口飯菜。這兩活寶我們也沒白養它們,有時它們也會在山上合力逮到野兔和野雞什么的,叼回來改善下伙食。

   每天我上學去時,灰寶兒和白二都會送我到半路,被我一陣吼并追趕后,它們才灰溜溜的往家里跑。每天放學,它們倆也會從家里跑出來,在離家幾百米的路上,又蹦又跳地迎接我。特別難能可貴的是,不論灰寶兒與白二在多遠的地方,只要它們能聽到我的指令,它們絕對忠誠地尋著我的聲音飛奔而來!直羨慕得同村的小伙伴們發誓,他們也一定要養一條像我家那樣聽話的小狗狗!

   然而,世界上美好的東西注定難以長久的。兩條狗的口糧問題從來都是父親愛嘮叨的話題,他多次想買掉其中一條狗,可這兩條比小伙伴還要親密的狗狗,有著不同尋常的經歷,它們陪伴我和弟弟快樂童年童年一起長大,哪一條狗狗我們都舍不得!

   記得在我上小學四年級時,有一天,我去學校領成績通知書,那天剛好我家里殺過年豬,回來的路上我正在美滋滋地琢磨著今晚會吃到年豬身上平時難得一見的各種美味兒,還能悄悄送些骨頭給灰寶兒和白二啃食。說實在的,平常因為父親的嚴厲,它們倆常常是食不果腹。

   就在快到家門口時,只見白兒灰頭土臉的耷拉著腦袋,搖著尾巴“嗚嗚”的低鳴著向我跑來,怎么不見灰寶兒了?我四處搜尋灰寶兒的影子,跑回家里,看到弟弟坐在家門口發呆,那個五大三粗的殺豬匠正在揚起他那油晃晃的屠刀,在家門口的臨時案板上分割著剩下的半只豬肉。我搖了搖呆坐在門口的弟弟歷聲呵道:灰寶兒呢?弟弟不敢吱聲,二哥也不理我。這時老爸從屋里走出來,虎著臉瞪著眼睛,指著我聲音比我大幾個分唄吼道:你嚎什么嚎?家里的口糧不要你狗X操心?是老子叫孫屠殺掉一只吃狗肉的,怎么啦?

   我和弟都哭起來了,但老爸并不理會,繼續數落著:你倆再嚎喪的話,都給老子滾出去!你們是沒有被餓過飯,知道兩只瘟狗一天要吃多少糧食嗎?

   當晚直到第二天,我都不吃飯,大哥二哥和姐姐都來勸導我。老媽怕我餓出了毛病,就挑了一塊肉打包好,她打發叫我送肉去我最愛的大姨家。事隔多年,時過境遷,每當回憶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心里仍是沉甸甸的!

   后來,我再沒有養狗狗的沖動了。直到成家后的二零零七年,那年的下半年我在浙江的永康市承建移動的工程,有一天閑來無事,我收拾起釣具釣餌食物和水,騎著老婆賣菜用的單車去永康河釣魚。我釣魚的習慣,一般出去就是一整天。那天我釣到快中午的時候,一只小黑狗不知從哪里搖頭擺尾的跑出來,它蹲在我釣魚的地方,望著我就不肯走。

   直到天快黑了,小黑狗還沒有要離開的跡象。我收起釣具準備向小黑狗道別,可這家伙居然追著我邊跑邊叫,我只好停放好單車,帶著它到附近去走幾圈,看能否找到它的主人。可直到轉悠到天黑,也不見有人認領它。我隨便問了附近的幾戶居民,他們都表示沒見過這只小黑狗。但有位阿姨看了看小黑狗道:這種小狗到處都是,八成是剛被丟棄的流浪狗。

   就這樣,我又收養了一只小黑狗,取名叫來寶兒。來寶長得很快,到快過春節時生了一窩小狗,共6只。它除了在我們租住的地方吃工人們的剩飯剩菜,還跑到市場去自己尋找美味兒。

   到春節時,工人們都回老家過節了,我也定了飛回海南的機票。這下我就犯難了,動物是不可能從浙江運回海南的。六只小狗圍著來寶兒吃奶,如果沒有多的飯菜喂養,怎么活命?思來想去,我決定在離開永康的頭一天,特意煮了兩大盆飯和肉放在租住的屋子,并囑咐房東千萬不能賭住狗進出的洞口。最后,我找來一個紙箱,趁來寶兒外出覓食之機,挑出三只狗仔放在紙箱蓋好,用一張紙寫著:小狗出生年月日,由于回老家無人照管,請好心人收養,謝謝!寫完字,我提著紙箱向菜市場走去,趁人不注意,我把小狗狗們的紙箱放到市場門口,就躲起來偷看,不一會兒就有幾位老阿姨圍著紙箱,她們抓起小狗狗,見那胖乎乎的樣子,又看到里面的紙條,三只小狗狗只一會兒的功夫,便被人全領走了。

   當我從海南趕回永康,已是十多天后的事了,我第一時間就是趕緊打開房門看望狗狗們。然而,讓我意想不到的是來寶并沒像我想的那樣糟糕,它看上去毛色黑亮,三只小狗仔被它喂養得肥頭大耳,就像三只小獅子仔一樣敦實可愛。更讓我無地自容的是我為它們準備的兩大盆肉飯,連一口都沒動過。來寶兒見我回來,高興得搖頭擺尾,又是打滾兒又是左蹭右蹭。我五味雜陳的撫摸著來寶兒的頭,它的孩子們根本不認我這個主人,似乎在用它們稚嫩的吠聲或抗議或嘲諷著我的自以為是。

   來寶兒的狗仔們由于長得實在可愛,來我這串門的朋友們很快就把小狗仔們領養光光。

   當我決定以后好好的對待來寶,用以彌補我的自以為是對它們造成的傷害,卻突然接到必須回海南發展的通知。我意識到,與來寶兒真正的別離時刻到來了。

   我決定把來寶兒寄養在朋友那里。在離開永康的那天早上,我早早起來去外面特意多買了點肉骨給來寶兒吃,來寶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它沒有往常那么開心的吃,而是邊吃邊瞅著我。我跟來寶說:你吃飽一點呵,吃完這餐,我去為你找一位新主人,你不許離開他家,要在那里好好的生活哦!我邊說邊把拴狗繩往它脖子上套,來寶兒乖巧的趴在我腳邊一動不動,任由我擺布。

   不一會兒,朋友的工程車過來了,可無論朋友怎么擺弄,來寶就是不肯上車,我走過去摸著來寶兒的頭說:來寶兒,快上去,我沒辦法帶你回海南。來寶兒似乎聽懂了我的話,它渾身發抖,無助的巴望著我,輕輕的“嗚嗚"幾聲,但還是不肯上車。我只好爬到朋友的車上去,來寶兒見我上車了,高興得一下跳上車來。

   到朋友住處后,我牽下來寶兒,把它拴在朋友的倉庫里,然后對來寶做最后的訓話:來寶兒,你在這里要乖乖的聽話哈,不許亂跑,以后這里就是你的家。我指著朋友道:他以后就是你的新主人!訓完話,我不敢直視來寶的眼神,任由它在那里又跳又叫……。

   后來在電話中我忍不住向朋友詢問來寶兒的消息,朋友說:自從你走后,它沒吃過什么東西。幾天過后我就把繩子解開了,但來寶兒在那天跑出去后,就再也沒有回來過!


上一篇:范仲淹為吾鄉蔡齊寫墓表   下一篇:沒有了
用戶名:(新注冊) 密碼:
[收藏本文]
發表讀后感:
本欄隨機推薦文章
·饑餓的春天
·守望中的故鄉
·初夏的雨
·走得太舒服的路,都是下坡路
·殺戮抑或放生
·世界上的另一個我
·夜色如風,微雨入夢
·月光如水的夜晚
·難忘兒時摘酸棗
·《故事里的人生》(423書生滅火
·兒時過年
·不一樣的冬天
相關短文
·范仲淹為吾鄉蔡齊寫墓表
·一群酒“神”
·回老家過母親節
·清言
·回歸
·夏之歌
·清言
·南煙鎮·四
·一輩子的朋友
·大學生的“第一封家書”
·少時所遇那些人
·理發師(完善版)

Copyright © 2007-2014 文章閱讀網 版權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隨筆,美文故事在線閱讀
比特币之家|中国的比特币门户